【独家】希盟黑区灾情已改善选民不会怪罪
作者: 点击:610 次
【独家】希盟黑区灾情已改善选民不会怪罪
独家报道:王顺荣、刘金莹 【独家】希盟黑区灾情已改善选民不会怪罪

槟州水灾课题让槟州政府成了众矢之的。

槟城近年来逢雨成灾,令民众叫苦连天,而这是否会令希盟槟州政府被选民“扣分”?

槟城最近几年每当下起连续几小时的暴雨,非但水灾黑区闹水灾,连之前不曾淹水的地区也一片水汪汪,甚至还传出山崩树倒,如9月15日当天,槟威两地逾100个地区形同泽国,汪洋一片。

槟城水灾情况非但没改善,更有恶化的趋势,而这是否会令人民迁怒于槟州政府,在来届大选时做出无声抗议呢?

《》在访问希盟议员时,他们都老神在在的表示,选民不会因为水灾而责怪槟州政府。

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受访问时指出,丹绒选区的水灾黑区在治水工程完成后已大有改善。因此,他不认为对选票和支持率会有影响。

他举例,即使交通花园在当天大水灾时淹水,居民并没有责怪州政府,只希望州政府能尽快落实治水计划。

黄伟益不否认,当中有一些不满的声音,如二条路一路段的10多户人家,因地下水渗透导致屋中积水而蒙受财物损失,所以啧有烦言。

“我会与在附近进行发展工程的发展商寻求对策,解决他们所面对的问题。”

彭文宝:属自然灾害

双溪浮油区州议员彭文宝指出,人民都了解此次的突发水灾实属自然灾害,而在州与中央的救灾机构的共同努力下,在工作上配合得非常好,显见没有人会利用水灾玩弄政治。

“若有心人想利用水灾的局势来玩弄政治,是大错特错的;凡事要公私分明,勿为个人的利益而出卖个人目的。

黄泉安:邻州也遭殃

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表示,不寻常的降雨量而形成的突发大水灾,并非只影响槟城而已,邻州吉打、玻璃市以至泰南的普吉岛等也蒙灾。

黄泉安说,在日落洞选区,影响最大的地区是柑仔园区,比南利,韩江中学一带及甘榜马士吉等;惟在各个拯救单位配合展开善后和清理工作后,灾区在一天内已经恢复元气。“在双溪槟榔首期治水计划下的地区,如马德拉沙路,甘榜拉旺等,都逃过水灾的噩运。”

因此,他不担心会面对选票和支持率的影响。

槟反对党:胜算由民决定
实际治水最重要

至于槟州反对党方面,他们认为,槟州大水灾课题是否会提高反对党在来届大选的胜算,交由人民决定。

民政党槟州副主席胡栋强认为,水灾的发生是否有利于反对党的支持率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人民的安全,以及实际的治水计划。

应成立专门委员会

他说,每一次发生水灾后,槟州政府仅出来召开记者会宣布有治水计划及拨款等,但这些似乎都是只闻楼梯响,并没有看到什幺实际的成绩。

“现在槟城不仅是工业及小贩美食出名,连水灾也出名了,因为逢雨必灾,没淹水反而是新闻。”
他表示,现在每逢下雨,住在垄尾山脚下的居民以及排屋居民等都会感到害怕,担心发生土崩树倒等意外,有者更必须半夜起身移车,做一些提防措施。

“槟州政府应有智慧的来解决水灾的课题,如提升沟渠系统以及做更多的防备工作,而且也应成立专门提防水灾的委员会,成员应涵盖朝野政党、非政府组织及专家来共同探讨短期及长期的防水灾计划。”

陈德钦:防洪靠治水非口水

马华槟州联委会主席拿督陈德钦表示,水灾课题是否会让人民更支持反对党,这要保留让人民去判断,因为无法单凭这次的水灾来定夺。

他说,槟州大水灾发生时,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特别喜欢用自我合理化的语调来对水灾作出回应是令人感到失望的。

“水灾的发生应该要找出根源,并制定很好的治水计划,这是人民所期待看到的,然而首长却不正视问题,反而说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言论,令人啼笑皆非。”

他劝请首长活不要说得过度,因为他曾经到多处发表治水计划没做好是因为贪污的言论,现在水灾发生在他管辖的槟城,才会引起人民对他的批评。

“要防止水灾是靠治水计划,而非靠口水来治水的。”

黄家业:人民对槟政府失信心

槟城前进党主席拿督黄家业表示,从这几天收到的人民反应,也接到了各阶层人士的来电反映出,他不敢说人民对该党很有信心,不过基本上对槟州政府已失去信心了。

“马来西亚有气象局会预告天气情况,难道他们连气象局报告都不会看吗?这也太可悲吧。既然已有气象局报告,说明他们早已经知道,可是却没有采取措施防范,是认为不下雨就不去管。”

志愿团队救灾受阻

他说,感恩之家老人院发生水灾时,其实有一些志愿团队要前去救灾却受阻,原因是州政府正准备来求援,而在这些老人被转移至恒毅中学后,有非政府组织要前往送饭却受阻,因为未得到州政府允许。

“没想到要帮助灾难者也被政治化,这是很可悲的。”

他说,之前水灾时比南利路和机场一定会水灾,然而这次为何机场没有水灾呢?因为机场的治水计划是由中央政府所负责的。

“机场原本的治水计划是以50年的平均复发年份(ARI)负荷能力所设计的,然而当时未考量到附近发展商发展导致机场频频发生水灾,所以在5年前就将其提升至100年,而这也是为何这次机场没有淹水的缘故,从这就能看得出中央政府与州政府在治水课题上的差别。”

独家报道:王顺荣、刘金莹

独家报道:王顺荣、刘金莹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