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二男考国家潜水执照,为了寻找在海啸失蹤的妻女坚持潜水了4
作者: 点击:545 次

高松康夫花了数月考下了国家潜水执照,这对于一个年过半百的人来说绝非易事。他和他的朋友成田正明每月都会潜水两次,一为寻女,一为寻妻,他们的妻女都是在四年前的海啸中不幸丧生的。两位又怎能不明白亲人已故去的现实,只是这种寻找更多是赋予了生者活下去的意义。

日本二男考国家潜水执照,为了寻找在海啸失蹤的妻女坚持潜水了4

翻拍meirihaowen下同

在女川湾波光粼粼的水面之下,沉没在海底的冰箱、电视、轿车、卡车已被覆上一层泥沙。一位海洋学家曾这样描述这场海啸的破坏力就好像一座城被扔进了研磨机,再被统统倒入海里。图中的汽车保险槓,和众多城中的物品一样,一直被留在了546米深的海底峡谷里。

日本二男考国家潜水执照,为了寻找在海啸失蹤的妻女坚持潜水了4

高松康夫在海啸来临的那天早上还将妻子高松洋子开车送到海边,她们作为海岸工作人员负责清理在地震中毁坏的建筑。他们一路上还在讨论着晚上要吃什幺,然而海啸下午就来了。图为高松康夫一家的全家福,现在他们的儿女已经长大。

日本二男考国家潜水执照,为了寻找在海啸失蹤的妻女坚持潜水了4

下午海啸警报拉响前,77号海岸的经理便发现了异常,他让所有员工爬上了两层高的楼顶。和高松洋子一起还有她的同事,26岁的成田惠美,她父亲在附近小镇经营着一家海鱼加工作坊,她前一天晚上还见到了父亲,吃到了奶奶为她做的晚饭。二人最后葬身于此,图为77号海岸上为这几位僱员所立的神社。

日本二男考国家潜水执照,为了寻找在海啸失蹤的妻女坚持潜水了4

当地居民拍下了被困在屋顶的海岸工作人员,海水升的很快,五分钟便浸没了一层楼,他们决定爬上房顶的电力室,但大风几乎将他们同梯子一起吹翻。

宫城县是造海啸重创的地区之一。海岸线像锯齿一般,整个地区像漏斗一样被这场海啸灌满了海水,在山与海之间,整个城市似乎无法逃脱被毁灭的命运。

日本二男考国家潜水执照,为了寻找在海啸失蹤的妻女坚持潜水了4

「房子被从地基处摧毁,火车被冲到山那边,离车站远远的。」在这场海啸中,5000多栋建筑被沖毁。第二天早上,高松康夫去市医院寻找妻子,却怎幺也找不到了。宫城县每十个人里就有一个人非死即失蹤,很多倖存者开始成日在废墟中、海岸边寻找亲人。

日本二男考国家潜水执照,为了寻找在海啸失蹤的妻女坚持潜水了4

高松康夫最后找到了妻子的手机,他本以为手机坏了,几个月后拿出手机,竟发现手机还能打开。手机中存着一条未发送的简讯,收件人是他,却再无法抵达。简讯写着:「海啸太可怕了。」

日本二男考国家潜水执照,为了寻找在海啸失蹤的妻女坚持潜水了4

和高松康夫一样的人还有很多,成田惠美的父亲成田正明便是其中之一。他和女儿失联了四天后,妻子告诉他女儿已经失蹤了。他说:「我至今也不能相信。在那之前,我确信我的女儿是安全的。」

日本二男考国家潜水执照,为了寻找在海啸失蹤的妻女坚持潜水了4

在屋顶上被困的13名海岸工作人员中,只有一个倖免于难,有四个人的尸体被找到,而高松康夫的妻子和成田正明的女儿却被海啸捲入了深海,始终杳无音讯。

日本二男考国家潜水执照,为了寻找在海啸失蹤的妻女坚持潜水了4

当时他们躲避海啸的建筑已经倒塌,图为2012年海岸上的建筑被清走前拍摄的照片。现在整个城市已经从灾难中慢慢复甦,但对于痛失亲人的家庭来说,仍旧很难走出这个阴影。

日本二男考国家潜水执照,为了寻找在海啸失蹤的妻女坚持潜水了4

妻子那条未能成功发送的简讯,一直在高松康夫脑海中挥之不去。「我能感受得到,她很想回家。」他说。图为高松康夫与妻子的结婚照。

日本二男考国家潜水执照,为了寻找在海啸失蹤的妻女坚持潜水了4

 

两年前,当他看到日本海岸护卫队的潜水员在搜寻失蹤者时,他忽然觉得他也可以这样做,说不定就能把妻子带回家了。于是他开始学习潜水。他跟成田正明提起这件事后,成田也决定加入他。然而对于这两个五十多岁的人来说,学习潜水却是个不小的挑战。

日本二男考国家潜水执照,为了寻找在海啸失蹤的妻女坚持潜水了4

高松康夫曾经被供氧可能失败的想法吓得不得不从水下出来,他表示,5米以下还好,20米深就危险了,光想想就会害怕。成田正明虽然不会被自己吓到,但却无法在水中控制自己的身体,连控制呼吸都会变得很艰难。」我从没想过要放弃,虽然我也在挣扎。」他说。

日本二男考国家潜水执照,为了寻找在海啸失蹤的妻女坚持潜水了4

经过数月的训练,他们已是合格的潜水员,并完成了八十多次潜水。寻找家人是他们的动力,也是他们的精神支持。「什幺都不做会让人很沮丧。」高松康夫说:「最开始我只是想找我的妻子,但现在我也希望能找到其他人。」然而,一些在海啸中被沖走的物品已经在夏威夷海岸被拾起,图为漂至夏威夷岸边的塑料士兵玩具。

日本二男考国家潜水执照,为了寻找在海啸失蹤的妻女坚持潜水了4

搜寻工作很辛苦。海湾很深,很多东西都被埋在海底,搅乱了泥土反而更难看清水下的状况。不过也有幸运的时候,有一次他们找到了一个写着小孩名字的书法作品盒和一本婚礼相册。所有带名字的都送还给了失主;钱包、存摺和邮票交给了警方;照片纷纷被重新修复。

日本二男考国家潜水执照,为了寻找在海啸失蹤的妻女坚持潜水了4

宫城县很多居民都纷纷搬离了这处伤心地,高松康夫留了下来。成田正明也从未放弃:」我觉得我们总是能找到些东西的,或许还能找到人,不管是不是我的女儿。「女儿留给他的唯一遗物便是那幅被他挂在客厅里的油画,如图,高松康夫(左)和成田正明(中)和其他失去至亲的人们在成田家客厅合影。他们都不愿放弃——「坦白讲,我仍想找到她,带她回家。」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